谙昔

混邪杂食,拆逆随意
弧长

我︰教练,我想娶药研!

教练︰不教,滚。MMP,老子还想娶药研呢!你个情敌快滚吧!


【卡埃】由强行不说发色引发的……

学院paro
是坑!是坑!是坑!!

00C预警

最初发在了贴吧上,原贴地址如下
https://tieba.baidu.com/p/5261735643?pid=110287241878&cid=0&red_tag=0793619049#110287241878

略有删改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恋爱了。”

红发少女双手捧脸,脸上是一个充满幸福的笑容:“我找到了自己的白马王子,他长得好看,声音好听,性格超棒,我已经完全被他迷住了。 ”

“所以你就把我拉到甜品店来看你犯花痴。”少女对面的蓝发少年以一种九分嫌弃一分鄙视的语气说。

艾比手握成拳放到嘴边清咳了两下,瞬间收敛起刚才的思春样子,极为严肃的说:“其实今天是来给你看一下你的未来姐夫。”

“哎呦,话说得那么满,你哪来的神秘自信啊?”埃米语气里的嫌弃不减。

在头被艾比敲了一下后,埃米选择了静静等待下文。

艾比用手指了店里一个方向,略带羞涩地说:“就是那个男生,他叫金,看到没,带着鸭舌帽的那个。”

“他的眼睛是大海的颜色,可好看了。”艾比补充。

埃米闻言望去,果然看到艾比所说的男生,绿色的鸭舌帽压着黑色短发,帽檐下是一双蓝色眼睛。

“不过,他是高二的吧。”

“对,他比我们俩高了一级,但我想追他啊,可我都不怎么了解他,所以……”艾比顿了一下,双手合十,恳求地看向自己弟弟 “你抽时间去帮我问问金的喜好之类的吧。”

“ 不行。”埃米一口否拒。“要去自己去。”

“我是女生啊,要矜持一点嘛﹏﹏”

埃米看着艾比眼中的请求与威胁,选择了向姐姐低头。





进去还是不进去,这是个问题。

思考了三秒后,埃米觉得自己还是跑路吧,不是他想故意不帮艾比,只是去一个全是陌生人的班级找一个不认识自己的人问喜好什么的,对方肯定会觉得自己奇怪什么的,再说自己多少也有不好意思,更何况,听说这个班还有什么海豹团的一员……

那么不进去的理由,一言以蔽之:

就是怂。

玛德,这还不如自己不想帮艾比呢!

虽然内心经过一阵短暂的挣扎,埃米最终选择了转身。

“呐,学弟,在我们班门口转悠什么呢?”埃米回头,就看到一个留着黑色长发,头上还戴着一个星星状发夹的女生笑眯眯地看着自己。

学姐和善???的样子成功的让埃米放下了防备,于是埃米回答:“是这样的,我想找金学长。”

“诶,为什么?”不等埃米回答,凯莉便自顾自地说了下去:“你还是少找金比较好哦,不然金的男朋友会生气吃醋的。”

看到埃米脸上吃鲸的表情,凯莉接了下去:“而且金的男朋友还是学校综合排行榜前十呦,叫格瑞,看你表情是不认识喽,那家伙是个个子挺高的男生,头上带条发带,最重要的是他有一双基佬紫的眼睛。唉,基佬紫啊。”说完凯莉就开始邓摇。

凹凸学院有一个综合排行榜,排名由学习成绩和体能来定,是不分年级的,但有个广为流传的说法是:前百都特别能打。不过想着“干嘛要去了解那些学霸来给自己找虐”的埃米对前百的事情都一概不知。

凯莉满意地看着面前的人表情由惊讶再被自己唬到瑟瑟发抖,正准备在多爆料一点,毕竟瑞金二人那么会无意识秀恩爱,不能自己一个人瞎,却突然听到有人喊了一声“凯莉。”


原来那个学姐叫凯莉啊。

埃米看着凯莉被人叫走的身影,心中记下了这个名字,然后就看到有人直直朝自己走来。

那是个挺高的男生,看校服是高三的,校服外面套了件白色连帽衫,尤为显眼的是他头上系着一根白色的带子,带子正中央是一个金黄色的五角星,带子挺长,一直垂到那人的小腿肚,随着人的走动一晃一晃的。(我男友就是可爱)

那人走到埃米身边后,用一双好看的紫色眼睛有点奇怪地看了埃米一眼,然后就直接走进那个班级。

埃米有点好奇地向教室里看了一眼,就看到那人直直走向坐在座位上安静地看书的“金学长”。

等等!

个子挺高的男生,戴发带,还有紫色的眼睛……

这……

这不就是金学长的男朋友吗?!

卧 槽!人家真的过来了!凯莉说的一点没错啊!

此时埃米一点都不想帮艾比问金的喜好了,金可是真的有男朋友的啊!埃米甚至想要劝艾比放弃金……

但埃米就是抑制不住自己该死的好奇心,于是他就又向教室里看了两眼∶

那人一手撑在“金”的课桌上,俯下身似乎在对“金”说点什么。

卧 槽!!这是利用午休公然调情吗?!

二营长,你他 娘的意大利墨镜呢!

还不等埃米完全被自己的脑补晒瞎,雷狮就已经和卡米尔说完了话,走了出来,便看到来时的那个巨大蓝色呆毛仍站在原地,呆呆的看向卡米尔。

雷狮挑了挑眉,想了想还是出声对卡米尔说∶“喂,这家伙一直看着你哦。”

听到声音猛然回神的埃米就看到“金学长”的男朋友已经站在自己旁边,还叫了“金”,脑海里突然响起凯莉的声音“你还是少找金比较好哦,不然金的男朋友会生气吃醋的。”

这这这……!

完了完了完了……

不等埃米为自己默哀完,听到雷狮声音的卡米尔便走出来,接收到雷狮离开前那个满是玩味的眼神后,卡米尔看了一眼埃米。


卡米尔对那个巨大黑色呆毛有印象,前几天他在甜品店突然感到有强烈的视线看着自己,用余光瞟过去就是这个黑色呆毛。而今天那呆毛就找过来了……

还是现在这种有点奇怪的表情……

不过卡米尔还是较有礼貌地问︰“请问,你是有什么事情找我吗?”

然而,埃米此刻却是满脑子黑人问号,金学长的男朋友没管我就走了,金学长还直接来找我,这……

事情发展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但是,目前这种被人提问却啥也说不出的尴尬处境得解决。

于是埃米略略思考,便回答:“学长,我就是想问问你有没有什么爱好。”

话一出口埃米就想抽自己一个嘴巴。还帮艾比问金的喜好,问这能有用吗?目前看来艾比她性别就生错了,真的输在起跑线系列。

卡米尔虽然对这个问题感到奇怪,但好好还是回答了。

埃米在心里记着这些内容,突然灵光一现,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直接问金他喜欢的类型,金说的绝对会是自己男友的类型,而金的男友我也看到了,和艾比可沾不上边,艾比她自己清楚后就会自动放弃金。

“学长,冒昧问一下,你喜欢的男生是什么类型的?”

喵喵喵???喜欢的男生类型???

卡米尔几乎怀疑自己幻听,这人是从哪里觉得自己是基佬的,又是谁T M说自己喜欢男的,下次碰到就让他体会一下什么叫“社会你卡总”。

但卡米尔到底还是海盗团的军师,双商都挺高,仔细地想了下这事的前因后果,先问自己的喜好,又直接问起自己喜欢的类型……

Emmmmmmmm

难道?!

难道这家伙暗恋我不成!

这就说得通了,在甜品店偷偷看我,在我们班外转悠,这会又问了这种问题。

难怪问喜欢的男生类型,毕竟面前这个眼神亮晶晶满怀期待地看着我的人,不就是男的吗!


卡米尔理清这事情后,思索了一下,回答道︰抱歉,这我不能告诉你。







“你放弃吧。”埃米以格外沉重的语气说。

“死衰仔,你胡说什么呢?”艾比朝埃米翻了一个白眼,然后继续低下头看手中的笔记本。

“我是认真的,金可是有男朋友的,那人还是排行榜前十。”埃米格外严肃的说,发现艾比眼神完全粘在那本子上,不由得继续“喂,你在听吗,别再看那劳什子了好吗。”

”我可去你的劳什子吧,红楼梦中毒吗你?!这本神圣的本子上记录着金的详细信息。“艾比得意洋洋的说。

“哈?”埃米对此只能目瞪口呆,“你不是让我去问金的吗?”

“就怕你靠不住啊,而且我碰巧遇到鬼狐天冲,信息都是他告诉我的。鬼天盟的名声摆在那里,你问出来的那点东西我就不需要啦。”

“但金是真有男友的啊!凯莉学姐告诉我的。”埃米信誓旦旦的说。

“我不听我不信,鬼狐告诉我凯莉的话一句都不能信,那个女人最喜欢骗你这种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啥也不知道的人。再说,金是一个月前转到我们学校的,自己在排行榜上排名都是倒数,怎么勾搭上一个前十的大佬。”

鬼狐天冲在学校中也小有名气,自己也听过,加上被艾比这么一说,埃米也多少有点不相信凯莉了。

“所以说,金根本没有男友,我的机会可大了。为了能与金关系更进一步,你帮我把金约出来呗,什么时候都行,为了金我愿意翘课!”

“好姐姐,你可饶了我吧。”埃米极度不情愿地说。

艾比语气里充满了不容拒绝“反正,你得帮我把金约出来。”







这也太巧了吧!

视线相交时两人同时在心中这么喊着。

这件事要用三个视角说起。

首先是上帝视角︰上完了课又不去社团的埃米选择去图书馆转悠,身体在书架间徘徊而目光则在书脊上的书名处徘徊着,无意间看到了感兴趣的书便抬手将书抽了出来。与此同时,上完课来找书的卡米尔将另一边的书架上同位置的书抽了出来。两本书被拿走所空出的间隙使隔着书架面对面的两人通过那块空间看到了彼此。

然而这种在文艺小清新电影中势必会使男女主脸红心跳的桥段并不适合这个世界。

因为在卡米尔看来,就是另一回事了︰又是那个家伙?都跟到图书馆来了?!这究竟是暗恋之情的疯长还是s t k的产生?

埃米对此只能一脸懵逼︰为什么我看个书都能遇到他?我特 么怎么知道为什么我看个书都能遇到他???这难道就是命运石之门的选择……

但为了改变二人面面相觑却啥也不说的状况,埃米放回书转过书架走到卡米尔面前,尬笑了两声,问︰“学长也来看书啊?”

“……”

好了,我成功地让现状更尴尬了。埃米不由得心想,谁知下一秒就听到对方的声音响起︰“不,我来找书。”

“诶?找什么啊?”

“这个系列的书,”说着卡米尔微微扬了扬手中的书,“但我想要的那册不在。”

“这个正常啊,书可能被别人借走什么的,也许过两天就可以找到了。”

“等不了两天,那本书我明天课上会用到。”

“啊?!!”埃米闻言表情满是惊讶,“这……这怎么办才好啊?”

卡米尔看着对方脸上为自己产生的苦恼,意外地感到心里有一种前所未有的难以言说的感觉,这件事明明与他无关,他又何必为此着急……一边想着卡米尔一边用不拿书的手提了提围巾,使脸被遮住大半。

“没有就算了吧。”说好后卡米尔转开视线,脸上莫名维持不住平时的样子而显得僵硬。

“这怎么行!课堂要用的话不是很要紧的事吗?”埃米看了一眼卡米尔手中的书,刚想帮着找找,却突然想到了什么︰“等等,这个系列的书我家有全套。学长,要不你跟我回家我把书借给你吧。“”说完,觉得自己能帮到别人的埃米不由得脸上带笑地看向卡米尔,然后就看到卡米尔视线转开有点僵硬的样子。

埃米︰笑容渐渐消失。

我和学长才认识多久啊,怎么一上来就让人家到自己家里啊啊啊啊!!这也太……!!

完了,学长肯定得拒绝我,而且他会怎么看我啊?啊啊啊啊啊要被自己蠢死了啊啊啊啊啊啊!!

“还是……”我明天把书带来给你吧。埃米艰难地吐出字想试图挽救自己的形象,可话还没说完就被对方打断。

“好啊,那谢谢你了。”卡米尔虽然被埃米的邀请吓了一下,但能借到书还是让卡米尔放弃思考,完全没注意埃米之后想说的话。

学长答应了……

为什么?他为什么会答应?还有,我是谁?我在哪?之前发生了什么?

与卡米尔一起走在回自己家的路上时埃米脑海中浮现了这些问题。







突然有点想填坑


不过还是算了,反正没人催更

【太宰中心】从明天起,做个幸福的人

没啥意思,完全是自我满足的产物 

微量织太

内容净他妈扯淡

标题疯狂暗示

 

 

 

我到达车站的时候,有一个男人站在那里。

 

我的确是有点惊讶,这个车站已经有点年头了,又是极为偏僻的位置,会在这站停靠的根本没几列车,几乎是不会有人来这乘车的了。这可不是我的夸张,作为这里唯一的工作人员,我清楚地知道过不了多久,这里就会被拆除,而在这整整一个月里,来的人一只手能数清。

 

男人看到我后朝我笑了笑,再朝我走来︰

 

〝你好啊。〞

 

〝啊,你好。你来得太早了哦,要等一会车才来。〞

 

〝没关系的,我并不着急。〞

 

〝先生你为什么要来这么偏的地方等车?〞

 

〝啊,怎么说呢,人太多也挺让我害怕的吧,我对于人类还是……啊,不不不,没什么。〞

 

就是这样的开头,那个男人和我聊了起来。

 

男人是相当健谈的,聊天的时候一直带着笑容,还会时不时露出夸张的表情,是个挺有趣的人。

 

〝呐,你喜欢大海吗?〞

 

〝诶,怎么突然问到这个?〞

 

〝我有一个朋友,那是一个超级奇怪的家伙,他有次聊到自己的梦想,说是要在海边买座小房子,然后在那里写作什么的。啊啊,好像还有什么东西的吧,但想不起来了啊,不过也无所谓了……但是啊!要住在海边什么的,超好笑的吧!〞

 

〝诶,居然是好笑吗?〞这么说朋友的梦想有点不好吧……大概……但我也没说出这些,毕竟我去评论他的想法什么的,有点不太好。

 

〝当然啊!你不知道,那家伙真的超奇怪的!这样简单的梦想怕是幼儿园的小孩也不会有,还有啊,横滨这样的港口城市,临海的地方也太常见了吧!〞

 

〝不过,有梦想也是好事吧。〞

 

男人慢悠悠地转开视线,看向那些老旧的列车轨道。不知怎的,我居然觉得我与他之间一下子出现了难以跨越的鸿沟,明明是就站在我面前的人,却仿佛与我离着难以计量的距离。就连他的声音也像是从远处飘来的︰

 

〝对啊,有着一个永远实现不了的梦想也的确比连活着的意义都没有明了的家伙好上百倍啊……〞

 

〝呃……〞

 

〝不过不过,〞男人突然转回头兴奋地看向我〝其实我目前也有个未曾实现的梦想哦,那就是——〞

 

他故意拖长声调,脸上也是与那夸张声音相符的夸张表情︰

 

〝不告诉你哦!因为,你可不是漂亮可爱的小姐啊。〞

 

说完,他脸上浮现着小孩恶作剧得逞时的笑容,他突然所展现出的活泼过头的样子,与之前的有点判若两人了。但是,他那样说是对我男性的性别有不满吗?我有点不知怎么接话了,干脆换了个话题︰

 

〝先生,你要不聊聊你自己吧。〞

 

〝我?那其实没什么好说的。〞

 

不知为何,他的笑容瞬间暗淡下来,我立刻察觉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也不好意思再追问,打了个哈哈就走了。

 

谁知我刚转身就听到一句极轻的话语——

 

我这一生,尽是可耻之事。〞

 

我被这句话震惊到,再回头看向那男人时,他已经在朝等车的站台走去,我想了想还是没有叫住他问清那句话的意思。

 

我很快回到自己工作岗位上,毕竟我还是有自己的工作要做的。

 

时间过得挺快。车进站后我特意朝站台望了一眼,奇怪的是,没有人在那里。

 

 

end




















太宰卧轨自杀了

太宰自杀应该不需要什么理由吧……/不是


标题是出自海子的诗《面朝大海  春暖花开》 而海子也是卧轨自杀的

标题中〝从明天起〞有这样的含义︰我的过去和现在都是不幸的


文中出现的〝活着的意义〞也在文野op和太宰角色歌中出现/然而太宰至今并未找到活着的意义

至于织田的梦想一直未实现什么意思大家都懂……


文中加粗的一句话〝我这一生,尽是可耻之事。〞为太宰《人间失格》出现的/我买的版本原文就是这句


最后〝我〞看到站台上没人是因为太宰已经在列车轨道上了……

【雷卡】让我记得你给的痛的模样02

前篇戳id吧……




还真是想起了不好的回忆啊。

 

卡米尔抬手压低帽子,用帽檐来遮住自己大半张脸,包括眼中的各种情绪。

 

〝已经和你认识了,那我走了。〞

 

说完男人也不等卡米尔的回答,径直离开。

 

理所当然的,男人并未看到卡米尔眼中猛然涌现出的恨意和一闪而过的杀意。

 

卡米尔清楚要不是自己努力克制着,大概会直接用力扭断那人的脖子。即使卡米尔深知那人与记忆深处的男人毫无关系,记忆深处的那个人也早已灰飞烟灭,可……

 

可我对他的仇恨还没有灰飞烟灭。

 

 

 

 

 

太近了。

 

该死的,这也太近了!

 

卡米尔与那神父处于一个相当暧昧的距离。他们鼻尖相碰,看上去简直像亲昵的恋人。

 

才怪!

 

卡米尔腹诽了那神父几句,虽然不甘但还是认栽。

 

神父离开没多久卡米尔便悄悄追上了他,一路来到教堂。卡米尔一个吸血鬼可不信教,甚至还产生过在教堂杀人来膈应神明之类的想法。

 

所以现在挺尴尬的……

 

后备紧靠墙壁,双腿离地,唯一支撑着卡米尔的就只有一只属于那位神父的,现在正掐着自己的手。

 

卡米尔不觉得自己拥有生命那玩意儿,所以呼吸都是不必要的,仅仅只有脖子被紧紧掐着而产生的疼痛罢了。

 

〝你不知道在教堂你的力量会被大幅度削弱吗?小吸血鬼。〞

 

啧,这家伙的语调居然还是上扬的,真让人不爽。

 

话说回来,这个距离就够让人不爽了啊。

 

卡米尔一直以来都会特意与人保持一定距离,不止心理上,还有生理上。除非必需,他不会和人接触过多。

 

〝喂喂,你这家伙真令人不爽。〞

 

哈?这话说的是你吧?

 

卡米尔还没吐槽完,对方突然掀掉他的帽子。

 

【啊啊,果然。无论做什么,他都是这么一副无表情的样子,他到底知不知道他这样子看起来有多傲慢。】

 

然后再一把抓住卡米尔的手,用力摁在墙上……

 

被紧紧掐着脖子的卡米尔连抽气声也没发出来,在脖子无法动弹的情况下他也干脆不扭头去看自己的手——刚刚被那位神父用银质小刀钉到墙上的手。

 

〝乖,老实点。我可不希望你手上有什么小动作啊。〞

 

神父目光直视卡米尔,顿了顿又接上︰〝这样还是挺痛苦的吧?要不我给你个痛快?〞

 

说着,空着的另只手拿起另一把银质刀子对准了卡米尔的心脏。

 

 

 

 

 

 

当时其实相当安静。整个世界就只剩下了火焰燃烧着物体时发出的轻微爆鸣声。而至于人的哭喊都早已停止了。

 

那些人都差不多离开了这里,各种意义上的〝离开〞。

 

所以男人的声音显得极为突兀︰〝你要不要我给你个痛快啊?〞

 

卡米尔将视线转向那个消失了一会儿又突然出现的男人,沉默了几秒,然后点了点头。

 

〝那么,再见了。〞

 

男人轻声在他耳边说——只是一瞬间,那人已经从几米开外突然出现在卡米尔身侧,卡米尔甚至能感受到他说话时呼出的气流。

 

来不及猜测那家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脖子处就传来一阵剧痛。

 

那是血肉被尖锐物体毫不留情地撕扯开所产生的痛觉。卡米尔没好好体会一下活着时最后的感觉,就失去了意识。

 

………

 

卡米尔再次醒来是在一个昏暗的房间里,而他的第一反应是︰那男人莫不是骗了我!

 

然后黑暗中传来男人的声音︰

 

〝我可没骗你。此时此刻的你,早已经死亡了。〞 







我依旧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写完……而且写得挺智障的…………

卡米尔︰我不会说话的啊?

雷狮︰我不要名字的啊?


【雷卡】让我记得你给的痛的模样01

是虎牙蒙蔽了我的双眼

来跟着我一起念︰虎牙是世界的宝物!! 




面前是一个非常可爱的女孩,匀称的身材,及腰的黑色长发,白皙粉嫩的脸庞,笑起来整个人像一颗甜味的糖果。

 

然而最诱人的还是那纤细的脖颈,血管在皮肤的覆盖下若隐若现,如果卡米尔将自己的呼吸声停止,那么血液流动的声音会清晰地被他听到。细小的毛细血管也好,血液快速流动的颈动脉也好,只要将牙齿伸长,下一秒血液便会在自己喉咙中流过了。

 

〝我就要这些蛋糕,谢谢你了哦。〞

 

女孩甜甜的声音响起,卡米尔瞬间回神,像平常一样包装好东西,递给女孩,再展现一个温柔无害的笑容,最后目送女孩远去。

 

卡米尔确定女孩走远,并且街上没有人有要走进这家店的样子之后,笑容瞬间消失。

 

这是他在融入人类生活中后练成的,虽然他内心不愿与人做过多交流,但为了能看上去更像一个人类,卡米尔还是对每一个人装作温柔,对每一个人露出笑容,即使他更多时候想用围巾遮住自己的嘴和嘴里尖尖的牙

 

 

 

 

 

卡米尔是一个吸血鬼。

 

作为比普通人类强大数百倍的存在,他选择了默默藏匿在人类中当普通人。的确,他的一切行为和常人没有什么异样,除了进食。

 

卡米尔会用几个星期的时间来观察调查他选择的对象,在对象对自己产生信任后咬开ta的脖子。一向谨慎的他不会留下任何痕迹,这也是他能生活在人类中几百年不被发现的原因。

 

这次他选了这个女孩。

 

开了一家蛋糕店的他会遇到这个小镇上的各式各样的人。这个女孩是经常来的,又是挺活泼的性格,没几天他们便从面熟到能自然地聊好久。

 

小镇并不大,卡米尔已经认熟了镇上的所有人。

 

 

 

 

所以他一眼看出这个客人是初到小镇的。

 

那是个身材高挑的男人,一进来就随意地扫视了一圈,然后视线停在了卡米尔身上︰

 

〝呦,店主你好,我是镇上新来的神父。〞

 

不用那位神父自己说明,卡米尔也察觉了他身上神职人员的特殊气息。

 

真麻烦,居然来了个神父。

 

这个镇上只有他一个吸血鬼,他的身份从未暴露,于情于理这个位置偏僻的小镇都不应该突然来个神父。

 

即使这个人类不能对他造成多大伤害,但留着他到底还是……

 

卡米尔打定主意解决他,于是便微微抬头准备打个招呼,至少表面上得装装。

 

下一瞬间就对上了一对紫色的眼眸——

 

 

 

 

 

火光冲天。

 

火舌舔过每一寸土地,到处是人们悲痛的哭泣声和绝望的呼喊声。

 

〝你还真是凄惨啊。〞

 

男人是在火焰中突然出现的,带着一脸无所谓的表情,凉凉的评论着。

 

也难怪,毕竟这是与他完全无关的事情。

 

火势变大时卡米尔的家人都争相逃窜,以前表现出的互相关怀的虚伪嘴脸统统被火焰扯下,他们为了甚至将别人推入火中来给自己开辟一条活命的道路。

 

只是失手打碎了一个碗而被锁在房中作为惩罚的卡米尔完全被遗忘了。

 

火愈来愈大。

 

卡米尔准备迎接死亡时那个男人出现了。

 

他的背后是火光,又是居高临下的样子,卡米尔根本看不清他的面容。

 

不过那双紫色的眼睛却在黑暗中熠熠生辉。





我自己都不知道会不会写出后续。。。。。。

如果我说那个人是格瑞会有人想打我吗?